首页 资讯 社会 法治 财经 公益 交通 房产 娱乐 教育

热评

旗下栏目: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

书法家:李顺通先生印象

来源:河北创新新闻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6-10-19
摘要:篇前赘语:章诒和先生写戏曲人生的《伶人往事》,说是写给不懂戏的人看的。拙劣小文难以示人,写给妄言书法家的自己闲来自赏、自娱自乐。 些许年前,受所谓家学影响,经业界朋友引荐与李先生相识。短暂交谈间,李先生书房翰墨书香,以及他穿着干净、举止典雅
篇前赘语:章诒和先生写戏曲人生的《伶人往事》,说是写给不懂戏的人看的。拙劣小文难以示人,写给妄言书法家的自己闲来自赏、自娱自乐。
些许年前,受所谓家学影响,经业界朋友引荐与李先生相识。短暂交谈间,李先生书房翰墨书香,以及他穿着干净、举止典雅,端庄神情中眉宇间透出的灵秀之气,给我留下极深印象。尤其是下楼送别时,他秀干笔挺身板儿,更让我领略到“玉树临风”。李先生长我六七岁,此次数语攀谈,无疑拉近心灵的距离,随之交往越来越多。生活中几件琐事,更感他做人做事讲亲情、讲原则;中规中矩,细致入微。心想此兄长当做平生楷模,敬慕之情日盛!
对我不懂书法却追慕风雅的人而言,谈论书法家李先生,确实感到汗颜。但自幼受父亲家教,小学时描红临贴;中专时痴迷父亲学生秀美字迹;工作后对现代京剧钢笔字贴的满腔热情;倾心描摹苏步青题名的《一心小楷》。尽管都浅尝辄止,终为半途而废。但以对书法感悟,还是不惭大言个中三昧:书法家的品行、学识、修养,终将造就其独具魅力的书风。
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。多少雨夏雪冬、春朝秋夕,我等同好室静兰馨、茶飘氤氲;或书香墨韵书房,观李先生挥毫洒墨,充盈多少谈笑风生、笔致风清的趣事?“‘骏马秋风’出处”?“徐悲鸿纪念馆,曾被北大教授书写意境所感染”;“某市书法名流倾其所作求藏徐世昌一横幅”,“徐大总统去职后以书画自娱,现市场流通不少,价格不是太高”;“您说滇池大观楼‘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,喜茫茫………?”“不对,我问九溪‘小住为佳且吃了赵州茶去,曰归可缓试同歌陌上花来'……”。自幼习书的李先生,师从书法名流,求教学界泰斗;染丹青,涉鉴藏;迷京戏,品香茗。不言阅“三坟五典、八索九丘”,亦是学富五车、满腹丘壑。“字润迟、延用祖堂号‘仁德堂’为斋名”,难道不是家学渊源、学修丰厚之一瞥?
“习字不入俗人眼,练句当有雅士风”。书法乃大道,决非走江湖的杂耍儿。如同对古老图腾的顶礼膜拜,李先生以常人难以理解对书法虔诚与敬畏,从不随处胡涂乱沫,也从不应酬于婚庆嫁娶。“天雨粟 、鬼夜哭”想汉字诞生是惊天地、泣鬼神的事情;“始制文字、乃服衣裳”华夏文明核心价值符号亵渎不得。“苟非其人,虽工不贵也。”文如其人?字如其人!“心正笔正”一枚小印,充分体现不阿臾、不奉迎、不从众的独立人格。曾与我俩均识的人私对我言:顺通哥也忒个性!试 想真正的艺术家,哪位不棱角分明,品格卓异,特立独行?对楚王问的宋玉是,自称南调北腔人的徐渭是,扬州八怪的郑板桥是,“独执偏见、一意孤行”的徐悲鸿是,不再为人书序的孙犁是,坚守个人价值观的陈丹青也是……。
“真名士,自风流”。一个人可以典雅,可以脱俗,可以超然物外。在物欲横流、快餐盛行、鱼龙混杂的时风当下,李先生恪守自己的价值取向,坚守初心,不露声色,清心自守,不管赤日炎炎,还是细雨微微,头戴斗笠,描云绣花,精耕细作,默默地耕耘属于自已的土地,孜孜以求书法艺术至美境界,在墨香世界寻找着诗意栖居。古文曰:吾谁与归?有几人欤?
不有耕耘,哪言收获?2013年金秋,《李顺通书法作品展》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,沈鹏先生题写展标。其作品象乡野间吹来的清风,带着冀中平原泥土的芳香,登上中国艺术的最高殿堂,受到络绎不绝参观者的普遍赞誉。继而,他以书法学者身份,东渡扶桑、南韩,南去台湾、新加坡,为中外文化交流走出了国门,他是“文章茂美之邑”形象大使,更是“淀边石油城”的骄傲与荣耀。
书法常识有言:晋人尚韵,唐人尚法,宋人尚意。李先生楷法晋唐,隶宗秦汉,宋、明、清诸家兼容并蓄,尤重创作情绪与意境。亲睹其物我两忘、笔人合一,二胡曲《赛马》(注意:加简谱)中,挥洒自若、行云流水、纵横驰骋、恣意汪洋、笔锋都带醉意,岂非享受?——善莫大焉!
北风飒飒、雪花飘落,万籁俱静的花园,白茫茫一片雪寂。清早儿起来,窗外几只吵闹的麻雀,追逐弹落琼枝上缕缕雪丝儿。李先生观此雪景,情趣盎然,挥毫运笔,一幅《观雪》妙品跃然纸上。此非“独钓寒江雪”者? 亦“快雪时晴帖”意境也!李先生赠此斗方,吾视如诗“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”——幸莫大焉!
晚间独步,听喜马拉雅FM《蒋勋细说红楼梦》《吴哥之美》《台北故宫藏画》系列,被台湾学者的文学、艺术造诣所折服。2014年盛夏,李先生书法展再于国文艺术馆开幕。我随参观的滚滚人流浮光掠影,不知其然。次日陪异地爱好者观赏,他们间窃窃私语,也未听得所以然。只有趁李先生神闲气定,百余幅作品前字字珠玑、淘淘不尽、娓娓道来时,才始感悟、茅塞顿开,并被磁力讲解的蕴含广博、尽染风华所倾倒——美莫大焉!
浏览此间,可品读李先生篆隶草行楷创作全貌。汉画像石题跋,领略《获》《添翼》《耕》《素面瓦当》古拙峻劲、清新典雅;《阴符经》长轴中,赏析楷韵端庄秀美……;驻足此间,可回味“疾风之劲草”、“残荷凋零,风骨犹存”、“西风斜照,汉家陵阙”……;留恋此间,可感悟什么是堆金砌玉,什么叫美不胜收……!
读书读史诗,绘画赏长卷。《悲惨世界》《安娜•卡列妮娜》《静静的顿河》……,《激流三部曲》《一代风流》《红旗谱》《上海的旱晨》《茶人三部曲》……《八十七神仙卷》《清明上河图》《富春山居图》……吾赏读习惯偏好于此,故李先生洋洋洒洒、一气呵成《刘禹锡•陋室铭》、《杜甫•秋兴八首》八扇屏前凝眸久视。此费尽心力巨制,非数言尺幅斗方小技也!,其神采飞扬、笔画缤纷间,有如品味京剧名段“春秋亭外风雨暴,何处悲声破寂寥”春卷游丝;感悟“冰轮海岛初转腾,冰轮与海岛乾坤分外明”莺啼百转;领略“我站在城楼观山景,耳听得城外乱纷纷”韵味清醇、摇曳多姿!
我不是书法圈内人,与李先生事业无交集,更无利益上的纠葛,不用替他吹捧与抬轿。然“日近长安远”,“月是故乡明”。人所共识中原文化源远流长、根深叶茂,但纳西文化同列世界文化遗产;北京故宫固然巍峨高耸,但丽江木府照样耐人寻味;花中王牡丹雍容华贵,但谁又否认随风摇曳的格桑花,自有一番妩媚风流呢!
未向界内垂询,于此窃谈管见:一名学养丰厚、非凡功力的书法家,情致所至,自书自文,才是书法创作的至境。清朗俊逸《兰亭集序》、纵横捭阖《自序帖》、如泣如诉《祭侄文稿》、长枪大戟《题西山记》、恢弘磅礴《沁原春•雪》,莫不此般绝响!其实,走过风花雪月古城大理,就是纳西丽江大砚镇,再翻过玉龙雪山,就望及地平线并不遥远、人们一直在找寻的人间仙境——香格里拉(世外桃源)。“万里鸿从云外落,远方友自故乡来”。李先生创作诸多楹联,已入编书法年鉴,但我一直静静期待守候着颠峰之作。
品行典雅斯文,学养深厚,天真烂漫;书品端庄秀美,古拙遒劲,意韵空灵。一介小文人不自量力、率意直陈、不揣笔秃、胡乱数语的拙劣文字,又怎能描摹李先生品(行)、书(风)、(容)貌间交融辉映,甘醇如茶、华美若丝、温润比玉、浓烈似酒、玄妙如歌呢?
责任编辑:孔建超